熱門博客排行榜

經由: 在 5月 29, 2019
貿易戰沒有贏家,這一點大約有異議的不多。因為一直打下去,中國的企業自然是受損了,但美國的企業和消費者也好不到哪裡去。譬如最近的新聞,美國制裁中國的高科技企業華為等,限制美國企業和華為等做生意,中國的華為產業鏈相關公司的股票大跌,但賣半導體給華為的美國半導體企業同樣股票大跌,也受害不淺;另外特朗普總統說要給剩下的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25%的關稅,稅還沒加已經在美國超市引起中國商品的搶購潮,老百姓紛紛趁尚未加價囤積中國商品,金錢和精力都受損。   貿易戰中美國佔有一定優勢,是主動發起進攻的一方,中國是被動防守的一方,而且貿易戰中中國經濟受到的衝擊可能較美國更大。這一點一般人也都同意,譬如去年貿易衝突加劇時,中國經濟承受了非常巨大的壓力,股市大幅下跌,而同期的美股表現就要好很多,美國經濟資料也保持得不錯。而今年以來,貿易戰已經有升級為科技戰的模樣,美國動用國家之力封殺以華為為代表的中國高科技企業,能想到的、能使上勁的地方都在動手,給中國不少高科技企業的發展製造了巨大困難甚至生存壓力。   所以,事實很清楚,短期而言,貿易戰‘打’,對中國是不利的,當然對美國也是不利...
196 閱讀 4 讚好
經由: 在 5月 15, 2019
隨著特朗普的再次變臉、突然宣佈加稅,中美貿易衝突升級已經難以避免,更多的產品被征更高的稅率,自然會對經濟造成一定的衝擊,中國可以採取哪些措施來儘量爭取對自己有利的地位呢,我們下面簡單進行討論: 面對美國的主動加稅進攻,中方可以採取的無非兩招:一是對等反制,增加美國加稅的成本;二是穩定中國的經濟、股市金融等領域。   首先談對等反制。 對等反制的原則不是要主動升級矛盾,而是隨對方的升級而被動升級,目的是表面兩點:一是我們並不想擴大矛盾,我們之所以升級反制措施,是對美方主動加稅的被動反應,貿易衝突升級的責任不在中方;二是必須要讓美方的無理加稅付出對應的代價,衝突升級得越高,付出的代價就越大,用增加實質傷害的辦法逼使美方儘早認清加稅對自己造成的不利後果,從而促使貿易衝突儘早結束。 方法上可以考慮兩個方向:一是在大致接近的稅率下,由於中國進口的美國商品較少,徵稅金額上比較吃虧,可以考慮擴大範圍,將美國出口中國比較多的服務貿易納入徵稅領域,或者限制美國在中國的合資企業的內銷比例等;二是考慮到中國進口的美國商品貨值較低,可以在某些產品上大幅度提高稅率,精准打擊...
258 閱讀 3 讚好
經由: 在 5月 8, 2019
    要說「五四」和香港的關係,表面看來似乎有些遠。1919年5月4日,北京爆發的以反對巴黎和會出賣中國利益為訴求的大規模學生運動,在香港的直接影響,大約是有些學生聯名向當時的北洋政府發出通電,聲援北京的學生運動,之後有部分學生、市民和商家發起抵制日貨的行動而已,其他的直接影響似乎就不多見。延宕至今,對於「五四」在香港,大多數普通人的感受可能屬於一種名字聽起來也算熟悉,但瞭解不多,似乎於自己關係也不大的那麼一種似近實遠的關係。   說到「五四」,就必須要談當時的歷史背景,拋開歷史背景,就無法真正理解「五四」,不明白向來以溫良恭儉讓為行為準則的中國人,為什麼會突然一下子暴力起來,會幹出毆打當時的駐日公使章宗祥、火燒當時的交通財政總長曹汝霖住宅的「火燒趙家樓」事件。   雖然「五四」的直接起因是因為明明身為‘一戰’勝利國之一的中國,卻在戰後瓜分勝利果實的巴黎和會上喪權辱國,戰敗國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被轉讓給了日本。但「五四」的遠因,其實可以追溯到1840年的鴉片戰爭,正是以鴉片戰爭的中國失敗為開始,舊中國才在列強和腐敗無能的清政府的雙重壓迫和剝削下,一步步...
496 閱讀 4 讚好
經由: 在 5月 1, 2019
進入第二季度,港股開始有了些調整的味道,近期公佈的經濟資料雖然好於預期,但市場的亢奮情緒卻明顯開始有所冷卻,港股到目前為止的走勢節奏,與我們在一月的博文«2019年影響港股的三層邏輯及走勢推演»和3月的博文«利好因素逐漸消耗 中期調整風險增加»所分析的接近,在經過一季度的矯枉過正式報復性上漲之後,二季度港股漲勢開始露出疲態。 回顧一季度港股和A股的急漲,其根本原因還是因為之前市場主流對於貿易戰陰影下的中國經濟看得太悲觀了,很多受歐美思想或輿論影響較大的研究者和投資者,傾向認為過去中國幾十年快速發展的根本就在於與美國的友好合作,一旦美國決心與中國打貿易戰,這個中國發展的根本動搖,中國的經濟發展自然也就會發生徹底的動搖。所以,市場情緒的悲觀失望疊加政府推動的金融去杠杆和經濟上的供給側改革,令投資氣氛大受影響,股市的估值也隨之十分低迷。 但在去年第四季度中美貿易戰出現了轉機跡象,中國經濟也沒有像悲觀預期那樣一落千丈,在政府不斷推出的支持經濟措施和放寬偏緊的金融環境後,中國經濟在壓力下仍然保持了大致穩定。在這個背景下,過於悲觀的情緒開始逐步改善,一些資金投入股市推動股市上漲...
189 閱讀 4 讚好
經由: 在 4月 3, 2019
港股一季度的急速上漲,出乎了很多投資者意料。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大市的悲觀情緒一直占主導,主流輿論也對市場的前景持悲觀看法,有趣的是,在經濟的基本面沒有明顯變化的情況下,大市在2019年初又來了個大轉向,一反之前的悲觀,一季度持續上漲接近20%。 細究此次跌漲轉換背後的原因,看起來似乎主要是市場投資情緒的變化引致。之前,由於內地金融去杠杆、嚴管影子銀行引起了資金環境的收縮;供給側改革本身淘汰落後產能的作用,又對中小型民企不利,因為很多中小民企確實存在技術不夠先進、對環保等重視不夠的問題;中美貿易戰又引發了市場對中國經濟前景、出口、高科技發展,乃至中美長期關係的擔憂等。多種內憂外患疊加在一起,遂引發了對中國經濟能否穩定的信心危機,其中部分投資者對中國經濟前景十分悲觀,其情緒遠較中國經濟的實際情況悲觀。   回顧:利好因素已被消化 過於悲觀的情緒反映在股市上,就是對股市進行了過度壓縮,股市的跌幅超過了正常調整的範圍,估值也普遍存在偏低的情況;隨著中國政府採取將‘去杠杆’改為‘穩杠杆’,放鬆資金供應等措施,以及不斷推出一些經濟和金融維穩政策,加上中美貿易戰...
89 閱讀 4 讚好
經由: 在 3月 20, 2019
2019年的中國人大、政協兩會結束了,根據中國政府給兩會的報告,可以大致總結2019年中國經濟的一些方向和特點:   首先,總的基調還是穩中求進。   這個總基調強調了兩個方面,首先是‘穩’,其次是‘進’。‘穩’就是要化解經濟和金融等方面的重大風險,平穩處置隱患,讓經濟、金融、社會等領域不發生大的動盪。一句話,所有會造成大的風險和動盪的政策或行動都是與‘穩’這個精神相違背的,都要小心推行。但是求穩又不是回避矛盾,為了怕引起較大的波動而放棄處理風險點,而是既要敢於直面問題、處理矛盾,又要避免或儘量減少在處理問題時引發新的風險;‘進’就是要圍繞既定的目標,審時度勢,在穩定的基礎上前進,不能太著急,不能沒站穩就亂沖。不‘穩’或者風險較大的時候,就要控制節奏,先穩定下來把風險點進行妥善處置,等到情況穩定了,才能考慮前進。總之,‘穩’是‘進’的前提和基礎,沒有‘穩’也就沒有‘進’。   其次,2019年中國經濟可能會走V型。   2018年中國經濟增速為6.6%,但第四季度的經濟增長已經放緩到6.4%,根據最近公佈的經濟資料,中國經濟仍在放緩之中,...
63 閱讀 5 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