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博客排行榜

經由: 在 8月 21, 2019
人的一輩子很短,新中國成立前由於貧困、饑饉、戰亂、醫療條件差等原因,中國人均壽命只有三十多歲;就是在現在這個相對比較富足、醫療水準較高的時代,中國的人均壽命也僅大約77歲,在全球壽命排行第一的香港,人均壽命大約在84歲。 也就是說,對大多數人來講,一生能夠有親身體驗的事情大約也就是7、80年時間,超出這個時間跨度的事情,基本就很難有親身認識了。但是,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很多重要的規律,卻偏偏是長週期的,譬如社會的變遷,常常需要長達數百年的時間才能有比較清晰的脈絡。所以,不學習歷史,局限於自己的親身經驗,人就常常短視、常常只顧眼前而忘記了長遠,甚至因為過於關注眼前的具體事物而忽略了長遠的趨勢,不自覺地站到了趨勢的對立面而付出慘重代價。 所以,有空閒的時候,多學學歷史,看看歷史上的經驗教訓,對正確認識世界是很有益的。歷史的經驗有很多,我們在本文僅討論一個有趣的現象。 歷史的治亂迴圈現象 從有較多文字記載的周朝算起,直到近代,中國歷史大致呈現出一個穩定一段時間又混亂一段時間的週期性現象。 周朝比較穩定的是西周時期(西元前1046-771年),歷時接近300...
506 閱讀 2 讚好
經由: 在 8月 8, 2019
    美國總統特朗普8月1日(週四),連發四條推文宣佈,將從9月1日起,向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征10%關稅。消息一出,當即震散全球股市,美股瞬間大跌500多點,港股週五大跌600多點,上證綜指也大跌約41點,日本和歐洲股市也全部跟隨大跌。全球金融市場風聲鶴唳,再次陷入前景莫測的困難境地。   特朗普再出神經刀的背景是中美在之前上海的經貿談判沒有進展,雙方在談判中互相闡述了一番自身立場,之後就因分歧較大而提前結束會談,唯一成果是約定9月在美國繼續談判。心急的特朗普於是再使出其慣用的極限施壓手段,宣佈加稅希望逼迫中國讓步以儘快達成協議。   特朗普再出神經刀   不過,從目前中國的各方面情況看,特朗普的這個如意算盤恐怕不容易打得響。中美貿易戰從去年打到今年,根據半年的進出口數據:   上半年中國外貿進出口總值比去年同期增長3.9%。其中,出口增長6.1%;進口增長1.4%;數據看起來比去年同期有所下降,但考慮到貿易戰的影響,實際經濟受的衝擊好於預期;   一般貿易方面的進出口增長且比重上升。上半年,...
314 閱讀 1 讚好
經由: 在 7月 31, 2019
西元前403年,這一年發生了一件看似普通,實則對後世影響深遠的大事,揭開了中國歷史上一個大亂世的序幕,標誌著中國歷史正式從春秋走入了戰國。 這一年,曾經的春秋霸主晉國,被國內的三大勢力瓜分。韓、趙、魏這三大士大夫家族在多年的經營之後,羽翼豐滿,不願再屈居晉候之下,在晉哀公死後,韓、趙、魏瓜分晉國剩餘土地,只將絳與曲沃兩地留給繼位的晉幽公,晉國已經名存實亡。 但是,雖然實質上的晉國已經不存在了,如果沒有周天子的分封,韓、趙、魏三家卻仍然不會有諸侯的名分,只能繼續做晉國的士大夫,晉國就會在形式上依然存在,歷史也就不會走進戰國。   歷史:春秋時代之始 然而,歷史沒有如果,周威烈王終於按下了亂世的開關,分封晉大夫魏斯、趙籍、韓虔為諸侯。中國最偉大的歷史學家司馬光把這一年作為他的傳世巨著«資治通鑒»的開篇,他在開篇裡悲憤地議論道:“嗚呼!幽、厲失德,周道日衰,綱紀散壞,下陵上替,諸侯專征,大夫擅政。禮之大體,什喪七八矣。然文、武之祀猶綿綿相屬者,蓋以周之子孫尚能守其名分故也。” 這段議論的核心意思就是說:雖然周幽王、周厲王德行不好,周朝的氣數每況愈下...
469 閱讀 9 讚好
經由: 在 7月 18, 2019
根據政府統計處數字,本港首季經濟按年增長為0.6%,差不多是近十年以來,表現最差的季度增長;而今年第二季中環甲級寫字樓租金按季則微跌0.1%,是自2013年第4季起首次錄得季度跌幅,灣仔、銅鑼灣租金則按季下跌0.4%。 據香港大學香港經濟及商業策略研究所的研究,香港第二季GDP按年增長為1.3%,第三季GDP按年增長將回升至1.6%。同時,港大將全年經濟預測下調0.5個百分點,至1.8%,低於政府預測的2-3%的增長。 政府認為,出口受環球經濟表現較為疲弱及各種週邊不利因素所影響;內部需求亦欠缺動力,反映在外圍環境充滿挑戰下,本地經濟氣氛審慎。現時,經濟的短期前景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假若中美貿易摩擦未能在短期內紓緩,環球經濟將會受到拖累,香港經濟難免會面對較大的下行壓力,政府會繼續密切留意週邊和本地形勢在未來數月的發展。 中美領袖G20峰會後,雖然雙方同意恢復談判,但基於中美雙方立場都較強硬,估計很快達成協議的可能性不大,談判有較大的可能要等到第四季才會出現突破,而且不能排除談判中雙方立場再次出現反復的可能,中美貿易摩擦短期不易出現明顯改善。 作為一個小型開放經濟...
297 閱讀 9 讚好
經由: 在 5月 29, 2019
貿易戰沒有贏家,這一點大約有異議的不多。因為一直打下去,中國的企業自然是受損了,但美國的企業和消費者也好不到哪裡去。譬如最近的新聞,美國制裁中國的高科技企業華為等,限制美國企業和華為等做生意,中國的華為產業鏈相關公司的股票大跌,但賣半導體給華為的美國半導體企業同樣股票大跌,也受害不淺;另外特朗普總統說要給剩下的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25%的關稅,稅還沒加已經在美國超市引起中國商品的搶購潮,老百姓紛紛趁尚未加價囤積中國商品,金錢和精力都受損。   貿易戰中美國佔有一定優勢,是主動發起進攻的一方,中國是被動防守的一方,而且貿易戰中中國經濟受到的衝擊可能較美國更大。這一點一般人也都同意,譬如去年貿易衝突加劇時,中國經濟承受了非常巨大的壓力,股市大幅下跌,而同期的美股表現就要好很多,美國經濟資料也保持得不錯。而今年以來,貿易戰已經有升級為科技戰的模樣,美國動用國家之力封殺以華為為代表的中國高科技企業,能想到的、能使上勁的地方都在動手,給中國不少高科技企業的發展製造了巨大困難甚至生存壓力。   所以,事實很清楚,短期而言,貿易戰‘打’,對中國是不利的,當然對美國也是不利...
210 閱讀 4 讚好
經由: 在 5月 15, 2019
隨著特朗普的再次變臉、突然宣佈加稅,中美貿易衝突升級已經難以避免,更多的產品被征更高的稅率,自然會對經濟造成一定的衝擊,中國可以採取哪些措施來儘量爭取對自己有利的地位呢,我們下面簡單進行討論: 面對美國的主動加稅進攻,中方可以採取的無非兩招:一是對等反制,增加美國加稅的成本;二是穩定中國的經濟、股市金融等領域。   首先談對等反制。 對等反制的原則不是要主動升級矛盾,而是隨對方的升級而被動升級,目的是表面兩點:一是我們並不想擴大矛盾,我們之所以升級反制措施,是對美方主動加稅的被動反應,貿易衝突升級的責任不在中方;二是必須要讓美方的無理加稅付出對應的代價,衝突升級得越高,付出的代價就越大,用增加實質傷害的辦法逼使美方儘早認清加稅對自己造成的不利後果,從而促使貿易衝突儘早結束。 方法上可以考慮兩個方向:一是在大致接近的稅率下,由於中國進口的美國商品較少,徵稅金額上比較吃虧,可以考慮擴大範圍,將美國出口中國比較多的服務貿易納入徵稅領域,或者限制美國在中國的合資企業的內銷比例等;二是考慮到中國進口的美國商品貨值較低,可以在某些產品上大幅度提高稅率,精准打擊...
277 閱讀 3 讚好
經由: 在 5月 8, 2019
    要說「五四」和香港的關係,表面看來似乎有些遠。1919年5月4日,北京爆發的以反對巴黎和會出賣中國利益為訴求的大規模學生運動,在香港的直接影響,大約是有些學生聯名向當時的北洋政府發出通電,聲援北京的學生運動,之後有部分學生、市民和商家發起抵制日貨的行動而已,其他的直接影響似乎就不多見。延宕至今,對於「五四」在香港,大多數普通人的感受可能屬於一種名字聽起來也算熟悉,但瞭解不多,似乎於自己關係也不大的那麼一種似近實遠的關係。   說到「五四」,就必須要談當時的歷史背景,拋開歷史背景,就無法真正理解「五四」,不明白向來以溫良恭儉讓為行為準則的中國人,為什麼會突然一下子暴力起來,會幹出毆打當時的駐日公使章宗祥、火燒當時的交通財政總長曹汝霖住宅的「火燒趙家樓」事件。   雖然「五四」的直接起因是因為明明身為‘一戰’勝利國之一的中國,卻在戰後瓜分勝利果實的巴黎和會上喪權辱國,戰敗國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被轉讓給了日本。但「五四」的遠因,其實可以追溯到1840年的鴉片戰爭,正是以鴉片戰爭的中國失敗為開始,舊中國才在列強和腐敗無能的清政府的雙重壓迫和剝削下,一步步...
513 閱讀 4 讚好
經由: 在 5月 1, 2019
進入第二季度,港股開始有了些調整的味道,近期公佈的經濟資料雖然好於預期,但市場的亢奮情緒卻明顯開始有所冷卻,港股到目前為止的走勢節奏,與我們在一月的博文«2019年影響港股的三層邏輯及走勢推演»和3月的博文«利好因素逐漸消耗 中期調整風險增加»所分析的接近,在經過一季度的矯枉過正式報復性上漲之後,二季度港股漲勢開始露出疲態。 回顧一季度港股和A股的急漲,其根本原因還是因為之前市場主流對於貿易戰陰影下的中國經濟看得太悲觀了,很多受歐美思想或輿論影響較大的研究者和投資者,傾向認為過去中國幾十年快速發展的根本就在於與美國的友好合作,一旦美國決心與中國打貿易戰,這個中國發展的根本動搖,中國的經濟發展自然也就會發生徹底的動搖。所以,市場情緒的悲觀失望疊加政府推動的金融去杠杆和經濟上的供給側改革,令投資氣氛大受影響,股市的估值也隨之十分低迷。 但在去年第四季度中美貿易戰出現了轉機跡象,中國經濟也沒有像悲觀預期那樣一落千丈,在政府不斷推出的支持經濟措施和放寬偏緊的金融環境後,中國經濟在壓力下仍然保持了大致穩定。在這個背景下,過於悲觀的情緒開始逐步改善,一些資金投入股市推動股市上漲...
203 閱讀 4 讚好
經由: 在 4月 3, 2019
港股一季度的急速上漲,出乎了很多投資者意料。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大市的悲觀情緒一直占主導,主流輿論也對市場的前景持悲觀看法,有趣的是,在經濟的基本面沒有明顯變化的情況下,大市在2019年初又來了個大轉向,一反之前的悲觀,一季度持續上漲接近20%。 細究此次跌漲轉換背後的原因,看起來似乎主要是市場投資情緒的變化引致。之前,由於內地金融去杠杆、嚴管影子銀行引起了資金環境的收縮;供給側改革本身淘汰落後產能的作用,又對中小型民企不利,因為很多中小民企確實存在技術不夠先進、對環保等重視不夠的問題;中美貿易戰又引發了市場對中國經濟前景、出口、高科技發展,乃至中美長期關係的擔憂等。多種內憂外患疊加在一起,遂引發了對中國經濟能否穩定的信心危機,其中部分投資者對中國經濟前景十分悲觀,其情緒遠較中國經濟的實際情況悲觀。   回顧:利好因素已被消化 過於悲觀的情緒反映在股市上,就是對股市進行了過度壓縮,股市的跌幅超過了正常調整的範圍,估值也普遍存在偏低的情況;隨著中國政府採取將‘去杠杆’改為‘穩杠杆’,放鬆資金供應等措施,以及不斷推出一些經濟和金融維穩政策,加上中美貿易戰...
101 閱讀 4 讚好
經由: 在 3月 20, 2019
2019年的中國人大、政協兩會結束了,根據中國政府給兩會的報告,可以大致總結2019年中國經濟的一些方向和特點:   首先,總的基調還是穩中求進。   這個總基調強調了兩個方面,首先是‘穩’,其次是‘進’。‘穩’就是要化解經濟和金融等方面的重大風險,平穩處置隱患,讓經濟、金融、社會等領域不發生大的動盪。一句話,所有會造成大的風險和動盪的政策或行動都是與‘穩’這個精神相違背的,都要小心推行。但是求穩又不是回避矛盾,為了怕引起較大的波動而放棄處理風險點,而是既要敢於直面問題、處理矛盾,又要避免或儘量減少在處理問題時引發新的風險;‘進’就是要圍繞既定的目標,審時度勢,在穩定的基礎上前進,不能太著急,不能沒站穩就亂沖。不‘穩’或者風險較大的時候,就要控制節奏,先穩定下來把風險點進行妥善處置,等到情況穩定了,才能考慮前進。總之,‘穩’是‘進’的前提和基礎,沒有‘穩’也就沒有‘進’。   其次,2019年中國經濟可能會走V型。   2018年中國經濟增速為6.6%,但第四季度的經濟增長已經放緩到6.4%,根據最近公佈的經濟資料,中國經濟仍在放緩之中,...
71 閱讀 5 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