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由: 在 12月 26, 2018
(2018-7-2 王惠雲 《讀者》雜誌)   一日,和朋友在洛杉磯一家有名的咖啡廳閑坐,品著咖啡。這時進來一個人,坐在我們旁邊的那張桌子旁。   他叫來服務生說:“兩杯咖啡,一杯貼牆上。”他點咖啡的方式令人感到新奇,我們注意到只有一杯咖啡被端了上來,但他卻付了兩杯的錢。他剛走,服務生就把一張紙貼在牆上,上面寫著:一杯咖啡。   這時,又進來兩個人,點了三杯咖啡,兩杯放在桌子上,一杯貼在牆上。他們喝了兩杯,但付了三杯的錢,然後離開了。服務生又像剛才那樣在牆上貼了張紙,上面寫著:一杯咖啡。   似乎這種方式是這裏的常規,但卻令我們感到新奇和不解。不過由於事不關己,我們喝完咖啡,付了錢,就走了。     幾天後,我們又有機會去這家咖啡店。當我們正在享受咖啡時,進來一個人,此人衣著與這家咖啡店的檔次和氛圍都極不協調,一看就是個窮人。他坐下來,看著牆上,然後說:“牆上的一杯咖啡。”服務生以慣有的姿態恭敬地給他端上咖啡。   那人喝完咖啡沒結賬就走了,我們驚奇地看著這一切,只見服務生從牆上揭下一張紙,扔進了紙簍...
45 閱讀 2 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