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由: 在 11月 2, 2018
(2018-11-2 飽妹 福桃九分飽)   作為一個光明奶大的孩子,看到這條新聞的時候,我五雷轟頂。 這消息看得我心驚膽顫,簡直恨不得從公司的椅子上跳起來直奔超市,去囤幾大箱子光明牛奶過冬。一面這麼想一面又暗暗為它擔心著,下一個春天,我還能喝到我的光明牛奶嗎? ▲ 得知這個消息,微博上大家紛紛囤起光明牛奶了。 我從沒有為一種食物如此焦慮不安過,也許這是因為從來沒有一種食物像光明一樣,對我有如此大的養育之恩。   小時候,光明牛奶和我們的聯繫,是一個小小的訂奶箱,一開始是鐵皮的,後來則刷成了白色,有你再熟悉不過的光明logo。 ©  財經網 無論起多早,打開訂奶箱,你都會看到一個玻璃瓶,靜靜地立在其中。仿佛它早就在那裏。 ©  雪花新聞 那時候的小孩子,其實並不太歡迎這種飲料,我們心裏念想的,是正廣和汽水,是可口可樂,對於每天都會出現的光明牛奶,不管是胖胖的玻璃瓶身,凝結的那層薄薄的奶皮,還是被爸媽逼下去的每一口牛奶,都是勉為其難的。   可是喝著喝著,我們就這樣長大了...
12 閱讀 5 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