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化橋

現居 Hong Kong
張化橋

經由: 在 3月 9, 2020
  (2020-03-09 新浪博客)    古今中外,饑荒、戰爭、宗教迫害、政治危機是迫使人們背井離鄉的最主要原因。 這是研究僑民問題的關鍵,也是研究香港的關鍵。我雖然在香港居住了26年,但是我還不理解這個城市。
1k+ 閱讀 3 讚好
經由: 在 3月 9, 2020
  (2020-03-08 新浪博客) 降低政府辦公大樓的規格,提升醫院和公共廁所的規格。 1985年,我還在北京五道口的人民銀行研究生部讀書的時候,參加過國家體改委的大西北扶貧研究項目。不管多窮的地方,省、地、市、縣政府的辦公大樓都是當地最氣派的。 1986年,我在央行工作時,參加過國務院扶貧辦公室在河北省的調研。我發現的情況也類似。 可是,中國醫院的髒亂差不需要我多講,高級幹部的醫院除外。公共廁所就更不要提了。 我可否斗膽建議,我們把政府的辦公大樓降一點格,把醫院和公共廁所提升一下品質?  
1k+ 閱讀 2 讚好
經由: 在 3月 9, 2020
  (2020-03-08 新浪博客)    中美競賽賽什麼?我想了很久,一直想不出來。 如果記者、學者寫書、寫文章,說“世界還是老樣子:美國依然獨霸,其它國家還是落後很多”,雖然這是大實話,誰買他們的書?誰讀他們的文章? 於是,記者、學者們就必須“博出位”、講點刺激性的東西,比如,中國不久就要趕上美國,有三大策略、五大原因等。 我國的無知者一看,高興了,上百年的自卑感突然變成了傲氣。他們馬上接過話來,“其實,中國早就在經濟、軍事、外交、制度、科技上超過了美國!早在宋朝就超過了!” 去年一個印度傻瓜寫了一本書,說,“世界的未來在亞洲”,被我在多個媒體上狠狠地諷刺了一頓,包括在日本的《日經亞洲評論》英文版 Nikkei Asian Review。連結在後。不過此君終究還是贏家。他賺了不少稿費。就象2001年出版《中國即將崩潰》的那個傻華僑一樣。我也寫過幾篇文章,諷刺他。 美歐的政客樂於誇大中國的威脅,樂於跟中國幹仗,反正他們知道中國也無力反抗。他們罵中國的意識形態、國有制度、閉關鎖國,等等。而事實上,他們心裡很明白,中國的落後可不是五十年、七十年就...
1k+ 閱讀 1 讚好
經由: 在 3月 9, 2020
  (2020-03-08 新浪博客)    我學到的幾點常識 (1)儲蓄很重要, (2)負債太多不好, (3)我的國還屬於第三世界, (4)別人不相信你的統計數字,必有原因, (5)多數研討會、見面都可以省掉, (6)我們周圍假大空太多,包括我們自己, (7)放款容易,收款難。  (8)讀財務報告好過拜見管理層。
1k+ 閱讀 1 讚好
經由: 在 8月 2, 2019
(2019-07-02 張化橋 新浪博客) 創業者視倒閉為正常,為光榮。 早倒閉,經常倒閉。早死早操生。最怕的就是溫水煮青蛙。 今天的紐約時報介紹了一個早在2012年就有十億美元估值的獨角獸 Evernote 如何走下坡路,成為”資深美女” 和資深獨角獸的過程。  
456 閱讀 5 讚好
經由: 在 8月 2, 2019
  (2019-07-02 張化橋 新浪博客)   站在香港島,觀雨後的九龍。  
441 閱讀 6 讚好
經由: 在 8月 2, 2019
   (2019-07-02 張化橋 新浪博客)  人民幣的國際支付份額:2%而已。 談論人民幣國際化的聲浪一陣高過一陣。但是它在國際支付中的份額仍然只有2%,而且2017-18年它反而下跌了。見英國金融時報。 有四大前提缺一不可。  
513 閱讀 3 讚好
經由: 在 8月 2, 2019
  (2019-07-01 張化橋 新浪博客) 1994年,我在坎培拉大學當講師的最後一年, 發表過一篇研究報告(見圖):在中國,通脹是必要的魔鬼。中心思想是,減少計畫價格與市場價格之間的比價不合理,只能通過價格普漲,及有些價格快漲,而另一些價格慢漲來實現。 如果以後我再寫學術報告,我會添加一個理由:政府的管卡壓嚴重殺傷了企業的活力。但是,減少管卡壓太難了。相比較之下,開動印鈔機要容易多了。通脹雖然傷害弱勢群體。但是,那沒辦法:不傷你傷誰?大行不顧細謹!
385 閱讀 2 讚好
經由: 在 8月 2, 2019
  (2019-06-30 張化橋 新浪博客) 1994年,我在坎培拉大學當講師的最後一年,發表過一篇研究報告(見圖):在中國,通脹是必要的魔鬼。中心思想是,減少計畫價格與市場價格之間的比價不合理,只能通過價格普漲,及有些價格快漲,而另一些價格慢漲來實現。 如果以後我再寫學術報告,我會添加一個理由:政府的管卡壓殺傷了企業的活力。但是,減少管卡壓太難了。相比較之下,開動印鈔機要容易多了。通脹雖然傷害弱勢群體。但是,那沒辦法:大行不顧細謹!  
428 閱讀 2 讚好
經由: 在 8月 2, 2019
(2019-06-29 張化橋 新浪博客)   在世界貨幣中,  只有美元是真正全流通的大盤股,其它貨幣都有點斷頭缺肢:要麼交投不活躍,要麼是仙股、妖股、莊股,要麼流通性受到諸多限制(比如漲停、跌停、法人股不能交易、要審批...)。 或者受到諸多政治上、經濟上的不確定性因素影響。或者投資者沒信心持重倉,只能小注怡情。 見今天的英國金融時報。  
422 閱讀 3 讚好
經由: 在 8月 1, 2019
(2019-06-26 張化橋 新浪博客) 我一直有一個疑問:中國企業的股票在被對沖基金做空之後,為什麼一直不重回舊位? “壞人惡意”借股票拋空、然後買回股票歸還原主。公司抵賴(昵稱:澄清)。一切應該回到原點啊?!為啥不回去?
431 閱讀 3 讚好
經由: 在 8月 1, 2019
   (2019-06-26 張化橋 新浪博客) 張化橋在路透社撰文: 創立壞銀行,是個壞主意。 簡介如下:現在回頭看,1999年中國弄出的四大資產管理公司是個巨大的錯誤。 當年,銀行雖然壞帳很嚴重,但是公眾對銀行的信心從來沒有動搖,而且銀行的流動性也很正常。1999-2001年貸款增速開始下降,信貸資金開始轉不動,那本來是好事,它會迫使銀行提高貸款標準,改善資金的使用效率。但是四大資產管理公司的出現以及後來大量的注資(以及銀行的IPO及融資,等)破壞了本來應該出現的改革。 這些年來的信貸失控,和高通脹都源于那次的強力注資。現在,中國的銀行又有了很多壞帳。千萬不要再搞"剝離"。中國的銀行資本金太多(不是太少),放款能力太強(不是太弱),它們應該瘦身,應該停止配售新股,停止優先股,和可轉債。應該大大提高派息,甚至實行大額的特殊派息。這樣可以倒逼它們減少信貸,提高信貸標準。 此英文報告發表於路透社2013-10-13。 網頁連結 https://www.breakingviews.com/columns/guest-column-w...
439 閱讀 2 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