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由: 在 2月 8, 2021
(2020-11-18 原載於新浪博客)      現有二〇二一年《張五常思影月曆》出售,選出張教授攝影作品十三張(封面+12個月),選用高級相紙高清列印,製作精美。售價100元,扣除成本後(含材料、製作、快遞費)的所得,將全部捐給窮鄉僻壤的孩子。(按:去年教授以同樣的方法處理黃黑蠻的畫作複製品,效果不錯。)   購買聯繫:  黎小姐 微信:13380338313 電話:13651446195  
1k+ 閱讀 3 讚好
經由: 在 2月 8, 2021
(2020-10-29 原載於新浪博客)    張五常 二〇二〇年十月二十九日在上海2020中國地產金融峰會的講話 美國特朗普總統執政,幾番直言他在位之際不能讓中國的經濟整體的實力超過美國的,說得有聲有色,但也顯得白宮的謀士對中國的文化與歷史的體會沒有什麼斤兩。我不要站在中國那方說話,但炎黃子孫歷來就認為他們有的是天下第一強國。可不是嗎?一九〇〇年的八國聯軍,搞笑的義和團鬥不過西洋鬼子的槍槍炮炮,輸了,但多國的使者到北京簽辛丑合約時,慈禧安排他們走的是歷來藩邦進貢的路! 早上百多年的一七九三,英國使團到北京拜見乾隆皇帝,懇求跟中國通商貿易。乾隆給他們帶回給喬治三世的信十分經典,我曾經拜讀,內容是說作為天下第一大國,中國什麼都有,沒有興趣跟蠻族貿易云云。 中國轉弱的原因 回顧歷史,中國的國勢轉弱可不是因為一八四〇的鴉片戰爭或一八四二的南京條約,而是一八五一至一八六四歷時十三年、死人三千萬的太平天國的動亂。此亂也,是源於美國與墨西哥之戰(一八四六——一八四八),導致產自墨國的銀兩減少。以銀為貨幣本位的中國出現通縮,農產品賣不起價。期間一八六〇年英法...
988 閱讀 3 讚好
經由: 在 5月 8, 2020
(2020-05-07 10:35:31 新浪博客) (二〇二〇年四月二十六日為鳳凰網財經雲峰會稿,五月七日播出) 儘管我帶到美國求學的外甥與自己的兒子在生物與藥物的研究上今天皆有所成,我對有關病毒的話題卻近於一無所知。我是研究經濟的,從一九五九到今天沒有停頓過。我也曾經在經濟歷史這方面下過功夫。當年教我歐洲經濟史的是史高維爾(Warren C. Scoville,1913-1969)。 從表面看,今天舉世出現的新冠病毒跟歐洲十四世紀出現的黑死病很相似。二者皆傳染力強,殺傷力強,而新冠病毒也有患者的皮膚呈現黑色。史書說,當年歐洲的黑死病減少了三分之一的人口,導致工資上升,地價下降,而整個地球的經濟受到影響,不景近一個世紀。 昔日的黑死病據說是一種鼠疫(bubonic plague),屬細菌——傳說是——要是今天出現可用抗生素藥物醫治。但新冠病毒是病毒,可靠的藥物還沒有,是以為難。今天,處理病毒的主要方法還是疫苗,屬預防性質。目前好些地方正在研發新冠病毒的疫苗。這方面,我不懷疑中國會在幾個月後首先推出。話雖如此,我還是有點懷疑昔日的黑死病與今天的新冠病毒可...
1.1k+ 閱讀 3 讚好
經由: 在 5月 3, 2020
  (2020-04-16 轉自新浪博客) 二〇二〇年四月十五日  我的兒子四十八歲了。不過兩年多前,四十五歲,他才找到一份稱意的工作。論讀書考試,他是我家內內外外成績最好的一個。他的中學成績不怎麼樣,是因為我約束著,放學回家不准做功課,更不准請什麼補習老師。我認為求學這回事,是長途賽跑,早起步飛奔一定會敗下陣來。 兒子和他的妹妹進入了大學後,我完全不管他們的成績。永遠不問。只是一次在飛機上,見到一本刊物選出美國大學的幾百位成績最佳的本科生中,兒子與女兒的名字排列在一起。女兒讀大學只是為了給我作一個交代,畢業後她要結婚成家,是她的選擇,我不反對。兒子卻要不斷地讀下去,我當然也不反對。作本科生時他要購買很多課外的關於生物的書,而後來進入了研究院,買書的錢由校方提供,他當然買得更多了。 兒子放在書架上的書,看起來一律是全新的,彷佛沒有被翻過。一次我問他:“這些書你都讀過了嗎?”他答:“都讀過了。” 本科後,兒子進入一個要花十年時間的課程,是生物博士與醫學博士一起讀的。跟著他花了五年做些醫生專業與獲取牌照的操作,再跟著是進入了西雅圖的一家研究院,行醫的時間...
1k+ 閱讀 2 讚好
經由: 在 5月 3, 2020
  (2020-04-07 轉自新浪博客) 二〇二〇年四月五日 很多朋友希望我能寫自己的傳記,但我認為自己算不上是什麼人物,不值得勒碑誌之。然而,寫散文,我久不久提到自己的已往,而比較有系統的有《求學奇遇記》、《〈佃農理論〉的前因後果》、《一蓑煙雨任平生》等幾個系列。 這次寫《童年的回憶》,是源于一位朋友傳來香港西灣河山頭的一幀攝於一九六七年的照片。再早上二十多年我是在那裡的山頭長大的。思往事,我用英文寫了一封長信給一些朋友,略說在該山頭長大的情況。這些朋友譁然,其中一位竟然說我有寫《荷馬史詩》的本領!我嘗試把該英文信翻為中文給同學們看,但動了筆就覺得不妨多寫幾篇。《童年的回憶》於是寫了十篇,這最後的兩篇是要寫些結語了。 我認為一個人的腦子有三方面不同的功能。其一是記憶力,其二是分析力,其三是想像力。我認為記憶力是天生的,分析力是訓練出來的,而想像力則要靠培養而得。這些觀點是我這個在地球上活了八十多年的人,憑自己回顧平生的或成或敗的經歷而獲得的意識。 先談記憶力吧。每個人的記憶力通常都不差,但有些人好得神奇,而且往往在年幼時就顯示出來了。最明顯的例子...
1k+ 閱讀 2 讚好
經由: 在 5月 3, 2020
(2020-03-13 轉自新浪博客) 二〇二〇年三月十二日 回頭說寫這系列回憶文字,起筆時我提到香港西灣河太富街十二號二樓,我出生的地方。二戰後,神州局勢混亂,國共之爭嚴峻,不少內地客逃到香港去。作為平南縣長的歐陽先生,字拔英,也逃到香港來。因為他曾經幫過我們逃難到平南縣郊外的那沙村的一家七口,母親安排歐陽先生、他的夫人與兩個侄兒住在太富街那間公寓式的單位。 一九四八年八月我離開佛山的華英附小,回港後父親收到該校的校長的一封信,說我讀書成績太差,要另謀高就,這是把我逐出校門了。有點奇怪,開除一個小學生校長無須親自寫信給學生的家長。後來知道,我家幾個孩子進入華英,是因為那裡的校務主任,姓呂的,跟我的母親有點疏遠的親戚關係,所以華英的校長要來信解釋一下為什麼要把我逐出校門。 今天回頭看,當年離開華英回港是好事,因為過了幾年朝鮮戰爭開始,有幾位元我在華英認識的同學參與該戰事,消息傳來皆醉臥沙場。 我寫過一九四八年回港後在灣仔書院的一些往事,其中遇到的郭偉民老師讓我蹺課而還把我升到皇仁書院去。我也寫過在皇仁書院遇到黃應銘老師的賞識,見我升不了級還對其他同學說...
1k+ 閱讀 2 讚好
經由: 在 5月 3, 2020
  (2020-03-12 轉自新浪博客) 二〇二〇年三月十一日 英語“inflation”一詞譯作通貨膨脹是恰當的。“通貨”是指流通的貨幣量,膨脹是指此量增加。這其中含意著的是,貨幣量增加會導致物價一般性地上升。這就是西方經濟學中的幣量理論(quantity theoryof money)的核心思想了。 在西方,這幣量理論起於休謨(David Hume,1711-1776),是不淺的學問,因為貨幣在市場使用時的轉手速度對物價的變動也有決定性。這轉手速度(velocity)有沒有穩定性這個問題,上世紀下半葉經濟學界吵得熱鬧,而我的深交弗裡德曼(Milton Friedman,1912-2006)是其中的主角。是的,二十世紀下半葉的貨幣理論大師我差不多全都認識,其中Karl Brunner(1916-1989)是我的老師,Allan Meltzer(1928-2017)是我的師兄。 個人的選擇,我認為古往今來最傑出的幣量理論大師是耶魯大學的費雪(Irving Fisher,1867-1947)。此君比他同期也參與幣量理論研究的凱恩斯(John M. Ke...
1k+ 閱讀 2 讚好
經由: 在 3月 18, 2020
(2020-03-10 新浪博客) 張五常 二〇二〇年三月九日 一九四四年十月母親帶著六個子女從平南縣走進那沙村,十個月後也帶著六個子女從那沙回到平南。進去時我是坐在籃子中讓人挑著走,離開時我是自己步行的。在那沙我天天赤著腳在田野中流浪,離開時我是穿上皮鞋了。那是唯一的一對皮鞋。經過了十個月,我的雙足當然是長大了一點。皮鞋不再合穿,但沒有選擇,害得今天我雙足的第二趾變作一半蓋在大拇趾上。 從早到晚走了八個小時,抵達平南,當然累,睡了,但今天清楚地記得,母親把我弄醒,把一口飯塞進我的嘴裡。那是十個月來我有機會吃的第一口飯。 平南縣的縣長名歐陽拔英,母親囑我們稱他為歐陽先生。我們一家欠著這個人,而我欠他特別多。這系列文章,寫到近尾之際,我會以一整篇寫他和我的關係,感謝他給我的教誨與幫忙。然而,當年在平南,我年歲太小,沒有機會跟他說過一句話。 離開平南回香港去,是坐船沿江行的。記得抵梧州時,我們上岸吃過一頓飯。因為這小點回憶,十多年前我和太太也刻意地到梧州走了一趟。從平南到香港,我記不起走過陸路,而今天看地圖,才知道從平南上船,先行潯江,轉西江,順流而...
1.1k+ 閱讀 4 讚好
經由: 在 3月 18, 2020
(2020-03-07 新浪博客) 張五常 二〇二〇年三月六日   回頭說廣西那沙那條小村落,一九四四年十月母親帶著去的六個子女中,比較年長的有我的三姊秀梅、四姊秀蘭、五姊秀桃。年幼的有排行第八當時十歲的五倫、差兩個月才到九歲的我與三歲多的秀芳。還有五個我們事前不認識的成年男子漢,不知通過什麼管道,比我們稍遲來到那沙。這些漢子來時互不認識,顯然是獨行俠,在那沙他們當然成為朋友。離開那沙時,他們各顧各地走。 當年在那沙,我的三個姊姊比較年長,可以處理家務,而更重要的是他們懂得為那裡的村民修補衣裳,賺取一些雞蛋等小食。三個年幼的怎麼辦呢?大家都知道倫哥重要,會讓他先吃,而妹妹秀芳和我,母親在柳州時曾聽一位醫生朋友說能活下來的機會不大,於是索性讓我背著三歲多的秀芳,在荒野覓食。 秀芳易養,在荒野中我找到些什麼可吃的,塞進她的口中她一律吞下去。這個當年醫生朋友說不容易生存的妹妹,就是這樣活下來,活到今天!當時秀芳和我都很瘦,基本上沒有多少肉。我背著秀芳到處走,輕若無物。偷農民種的番薯,行動要快,而我的本領是看著薯苗,可以判斷哪一根的土下會有上選的。某些草蜢可吃,...
1k+ 閱讀 1 讚好
經由: 在 3月 18, 2020
(2020-03-05 新浪博客) 張五常 二〇二〇年三月四日 從廣西桂平金田鎮到平南縣,今天的地圖說相隔三十多公里。走陸路,怎樣走我不記得了。憑記憶寫童年的往事,我總要想到一些比較特別或有趣的瑣事,然後前、後連接起來。沒有一些瑣事就變得一片空白,無從下筆。是奇怪的腦子運作,只要有明確的兩件瑣事,其間的細節會一點一點地浮現出來。 當年沒有任何交通工具,三十多公里要走一整天。到了平南,住在一個遠親的家,房子大的,逗留了約一個星期。記得這個地方,因為在該房子外的草地上,我被一匹馬的後腿踢了一腳,沒有受傷,但奇怪馬的後腿可以把我踢離地面才掉下來。 當時我們一家要去的目的地是一條名為“那沙”的小村落,今天竟然可在地圖找到,離平南二十三公里。要走的是荒山野嶺的小徑,走了十個小時。我們三個年幼的要坐在籃子內讓人挑著走。到了那沙我們住在一間據說曾經是牛房的小屋。今天回顧應該不是牛房,因為那裡有閣樓,而我是睡在閣樓中。 那沙是一個小村落,只有十多戶人家。很窮,聽說那裡的人整生只可吃三次白米飯:小孩滿月、結婚、長輩謝世。沒有一個識字,但因為有土匪,槍支卻是有的。據說日...
1k+ 閱讀 1 讚好
經由: 在 3月 18, 2020
(2020-03-03 新浪博客) 張五常 二〇二〇年三月二日  一九四三年進入柳州的中正附小,不是按孩子的年歲與學歷來議定班級,而是哪一級有位就放進哪一級。沒有入學試那回事。我和倫哥一起進入該校的小四。沒有固定的老師,因為大家都在逃難。小同學們也一樣,只是死去的多。我曾經寫過一個變得黃、腫的女孩子,問我她是不是快要死,我說是。她再問她做錯了什麼事,我無法回答。這經歷解釋了為什麼長大後,在回憶中,除了三歲時在香港山頭認識的吳惠玲,我數不出兒時有其他的小友朋。 大概是一九四四年初,母親把我從柳州送到桂林位於山麓下的真光中學的附小,讀小六。那時我八歲。五姊秀桃、倫哥與妹妹秀芳則留在柳州跟母親在一起。 兩個原因母親這樣選擇。其一是我有三個姊姊在廣西桂林醫學院。其二是真光是名校。應該源自廣州,逃難到桂林,二戰後轉到香港成為那裡有名的真光女子中學。又是哪級有位就進入哪級。我依稀記得是小六,那時我八歲。寄宿,三位姊姊總有一兩位每星期來看我一次。食有定時,腿上腐爛的頻密度是下降了。 當年我們不明白,為什麼日本仔對桂林那麼有興趣,頻頻轟炸。今天看資料,才知道他們要打...
1k+ 閱讀 0 讚好
經由: 在 3月 11, 2020
(2020-03-02 新浪博客) 張五常 二〇二〇年三月一日 香港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淪陷後不久,要逃難到內地去是普遍的考慮。但要逃到哪裡,怎樣逃,不是容易的選擇。報章的言論有對有不對,而過了不久友儕間大都懂得怎樣判斷報導的可靠性。例如內地的報章的標題說“我軍轉移有利陣地”,大家都知道“我軍”是在敗退。什麼電話、電報都困難,“馬上相逢無紙筆,憑君傳語報平安”是當時最可靠而又最迅速的消息傳達方式。 要逃到內地去當然也是我們的家的立刻考慮。但家中的子女與親戚那麼多,加上香港的物業與父親的生意,要怎樣處理,大費思量。父親的生意當然要關門,但存貨不能不管,而員工要怎樣處理或安置都是問題。 我記得父母的一項重要考慮,是不要把所有雞蛋放進一個籃子內。逃難因而要分散,不要讓所有的家屬一起死掉。父母跟著決定的安排如下:父親留在香港;排第七與第十的女兒留在香港陪伴父親;我的長兄當時已經結了婚,跟大嫂也留在香港,處理需要奔跑的工作。 向內地逃,父母的約定是兵分兩路,其中的一個困難是父母皆認為不要讓子女們荒廢學業,逃到哪裡要有學校收容。這基本上是一個無從處理的棋局,但後...
2k+ 閱讀 1 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