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瑤
經由 在 7月 5, 2019
(|)
489 閱讀

(2019-07-05 劉瑤 轉自大公報)

修訂《逃犯條例》擾擾攘攘幾個月,事情也一再出現轉折,然而就在2019年7月1日香港回歸祖國22周年紀念日這天,發生了令人特別痛心的事情。一大批示威者在立法會大樓外發起衝擊,鐵枝、鐵槌、鐵籠車輪番上陣,持續撞擊大樓玻璃幕墻。經過幾小時的不停撞擊,暴力分子終於在入夜後闖入立法會大樓,然後肆意破壞。很快地,立法會大樓內部狼藉一片,有人塗黑了香港特別行政區區徽,破壞了歷任香港立法會主席的照片,抄家式地在立法會大樓內到處掃蕩,甚至還在立法會議事廳掛上了港英旗。

看著電視新聞的直播畫面,心痛感湧上心頭,憑什麼我們要為這群暴力分子的粗魯行徑埋單?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任何訴求都必須在和平非暴力抗爭的原則下進行,否則效果只能適得其反。就好像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所說,在一系列反修例抗爭行動中,示威者均以捍衛本港法治為目標,然而現在卻衝擊負責制訂法例的立法會,實在是非常諷刺的做法。

在今次立法會的暴力衝擊事件中,發生了一件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那就是暴力分子曾使用腐蝕性液體和有毒化學粉末襲擊警員,令多名警員受傷。在媒體輕描淡寫的新聞中,我得知了那種白色粉末原來是UN1673,即對苯二胺。我認真查閱了一下有關於對苯二胺的資料,原來這粉末可燃,在火焰中能釋放出刺激性或有毒煙霧、氣體,微細分散的顆粒物在空氣中可以形成爆炸性混合物,與強氧化劑接觸則有著火和爆炸危險。

“化武”襲擊早有預謀

若人吸入對苯二胺,可導致咳嗽、頭暈、頭痛、呼吸困難;若皮膚吸收對苯二胺,會導致皮膚發紅;若對苯二胺接觸眼睛,會導致眼睛發紅、疼痛、眼瞼腫脹、視力模糊,甚至導致永久性失明,等等。這並不是有些媒體口中的普通白色粉末,這是一種可以被吃進去、呼吸進身體內,甚至接觸到身體的某一部分都會中毒的粉末!怪不得,暴力分子要戴上防毒面具和口罩。但是,警察是為了保護我們香港市民的,是我們在遇到困難或危險時,條件反射便會找他們尋求幫助的人,衝擊人士為什麼要這樣做?

關鍵是,我發現,對苯二胺並非市面隨便可以買到的,只有一些化學供應公司才會有這種有毒的化工原料。而購買化工原料,需要購買途徑和購買資金。當日衝擊立法會的黑衣人,表面看起來好似都是學生,那麼這些對苯二胺到底是從哪裏來的?購買資金又是哪裏來的呢?如果不是早有預謀,現場又為什麼會出現對苯二胺?普通市民,誰沒事會帶著化工原料出門遊行呢?

我們應該慢慢培養自己的思考能力,嘗試在濃霧中找到出路。好習慣需要保持,而壞習慣需要改正。不要因為2014年的非法“佔中”,曾經讓很多衝動無知的人用“違法達義”的口號來蒙蔽世人雙眼,就開始變得肆無忌憚。一件事情,有贊成就會有反對,同樣地,民意也是多元化的,就在有些人穿著黑衣上街遊行的時候,也請不要忘記在6月30日曾有16萬人冒著傾盆大雨在政府總部所在的添馬公園集會,和平表達撐警訴求。

(注:圖片轉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