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1月 13, 2021
(|)
955 閱讀

 

(2021-1-14 稻穗)

最近幾天全球的最熱話題,非美國總統特朗普被推特、FACEBOOK等社交平臺滅聲莫屬,在美國這個一向標榜言論自由的國家裡,總統竟然會被滅聲失去言論自由,這個重磅新聞的熱度甚至蓋過了令全球目瞪口呆的特朗普支持者攻佔國會山。

根據推特公司自己的聲明,推特封禁特朗普的理由是:“在仔細審查了特朗普推特帳號近期推文及相關內容,尤其是這些內容在推特線上線下的接收與解讀反應後,由於存在進一步煽動暴力的風險,我們永久性地封禁該帳號。”

推特給出的封禁特朗普帳戶的理由是特朗普言論存在煽動暴力風險,要是用同一個標準看香港的話,香港某些教授、律師、議員登過去相當長一段時間到處宣傳的:“違法達義”、“暴力有時可能是解決問題的方法”、“留案底會令人生變得更精彩”等言論,不是比特朗普的言論更明目張膽鼓吹暴力嗎?與特朗普相比:他們的地位更低,但是膽子更大,言論更過分。要是用這些人奉為榜樣的美國標準來處理他們的言論,不是早就應該封禁嗎?可是,在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他們居然都現在都還在享受一國兩制給予的言論自由,而同時,他們卻又在控訴政府限制言論自由,其認知的荒謬,莫此為甚。

特朗普支持者1月6日攻佔國會山,其支持者的行為,看起來遠比2019年攻入香港立法會的‘黑暴勇武分子’平和,他們沒有大規模打砸美國國會,也基本沒有蒙面試圖隱蔽身份,沒有放火,目前所見的暴力僅限於打碎了幾扇窗玻璃,還有一位元紐約時報的記者據報導被兩三個黑衣人摔倒並被搶走相機和打碎相機鏡頭。不過美國員警對此的反應是開槍擊斃了一個據說是前美軍的女示威者,另有三位示威者和一位員警據說因各種原因死亡。

與香港政府和社會對攻入立法會的暴力行為看法混亂、打擊輕微不同的是,美國各種政治力量幾乎都眾口一詞地指責闖入國會的人是暴徒、叛亂分子、國內恐怖分子等。在這個攻佔國會山的所謂‘暴亂’發生後,華盛頓特區警察局長孔特稱,將逮捕「每一個暴徒」。據《華爾街日報》報導,華盛頓警方已逮捕了超過80人,聯邦機構已開始起訴這些參與暴亂的特朗普支持者。

有些人說,因為美國是民主國家,有選舉授權,所以和香港情況不同,言下之意投票選舉就是萬能擋箭牌,只要有選舉,就幹什麼都不應受到批評。可問題是,如果被稱之為‘威權’或‘不民主’的體制反而較所謂的‘民主’體制能夠給予人民更多的權力和容忍,那所謂的‘民主’體制不就是一個自詡優越的騙人玩意?實際上還不如‘不民主’體制?被很多人頂禮膜拜的‘民主’體制,其優越性又體現在哪裡?

實際上在我們看來,總統的言論自由沒有了、支持特朗普的民眾攻入國會山,這些新聞雖然很轟動、抓人眼球,但都還是一些具體的表面問題,隨著時間推移,總會慢慢過去,並不會對美國造成致命傷害。

真正威脅到美國長治久安的,實際是產生這些表面現象的根源,也就是美國社會內部的徹底分裂,這才是美國難以處理的心腹大患。

特朗普支持者攻佔國會的理由很簡單,就是他們相信勝選的拜登一方採用欺詐手法偷走了屬於特朗普的選舉勝利,證據呢他們據說也有一些,但基本都屬於想像成分多於實際的陰謀論,無法拿來說服中立的民眾和法院。既無法說服其他人,又不願接受現在的選舉結果,於是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就只剩鬧事一條路,希望通過鬧事強行改變他們不願接受的結果。

支持特朗普的民眾攻佔國會山的瘋狂行動,拋開表面上的混亂和暴力,其本質已經揭示了美國現行民主制度所蘊含的巨大失敗危險。

從原則來看,美式選舉民主體制能夠行得通、維持一個社會的有效運行,有賴於讓社會中的持份者通過選舉達成共識,當選舉無法達成共識時,還可以通過某種制度(例如司法)來強行統一社會共識,令社會免於分裂。有了共識,大家遵照執行,於是社會才能穩定有序運行。但是,如果有一方不接受投票的結果,而司法也因種種原因不能或不願介入,類似美國現在這樣;或者當對立雙方矛盾發展到更嚴重的階段,連司法的裁決雙方或某一方都無法接受,社會的共識就無法形成,分裂和混亂就難以避免,所謂的美式民主體制也就運行不下去了。

所以,對立雙方無法通過選舉或者現行制度達成共識,是美式民主的災難和死穴,處理不好,將動搖美國現行體制的根基,牽連甚大。

從美國此次的大選看,美國社會的分裂相當嚴重,支持特朗普和拜登的力量大致相當,雙方的立場南轅北轍、差別極大。由於利益的對立非常嚴重,失敗的一方已經不願意接受選舉制度的束縛,接受對方勝利的結果,這是造成特朗普的支持者攻佔國會山的根本原因。而且更麻煩的是,對立雙方完全看不到有互相妥協的願望和跡象,未來的對立很可能更加嚴重。

從目前的情況看,特朗普不承認敗選,指控對方腐敗和操縱選舉,不管說的是不是事實,客觀效果都會激起社會廣泛的對選舉不信任,破壞美國體制的穩固。

很明顯,經過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否定選舉結果的大鬧,美國選舉制度的可信性和在民眾心中的地位已經大幅下降了,根據破窗效應理論,可信性和制度尊嚴的下降未來必定帶來更多的挑戰和對制度的不認同、不尊重,進一步加深制度的衰敗。

特朗普對美國體制的攻擊,暴露了美國現行體制已經無法有效整合各利益團體不同意見的真面目,隨著體制威信的進一步下降,社會整合不同意見的能力也必然同步下降,社會的內耗必將大大增加,加速美國的衰落。

特朗普言論被封禁以及其支持者攻佔國會山,可能標誌著美國現行體制無法有效處置內部矛盾的新一頁,預示著美國的全球影響力未來將加速向中國轉移,全球政治和經濟格局的東升西落現象可能加快。

 

derrick ng
想信老特下台前還有大動作,不會這樣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