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鼎鳴
經由 在 6月 19, 2020
(|)
1k+ 閱讀

(2020/06/19 原載於晴報)

不少人認為香港是間諜之都,而且還是世界最大的。若然如此,肯定是因為香港在情報搜集方面並無法例規管,在政治部被取消後,處於「無掩雞籠」狀態。港區國安法立法,直接觸動了不少外國在港的情報利益,更打擊到進行顛覆工作的人士,所以歐美國家多不會歡迎。這些國家中當然是美國最為緊張,港區國安法的核心也是中美關係問題,要分析港區國安法也必須從中美關係出發。

中美關係近年迅速惡化,這是有原因的。第一,「修昔底德陷阱」的動力正在產生影響。美國是霸凌世界的第一強國,靠此地位撈得不少好處,例如她可靠開動印鈔機便可用美元換取到各國提供的商品與服務,若非別國肯大量接受美元為儲備貨幣,濫發鈔票會造成通脹及貶值,美國便得不到好處。美國的一哥地位若受到挑戰,美元儲備貨幣的身份也會動搖,上述利益也會削弱。所以縱使中國毫無挑戰美國一哥地位的用心,只要美國見到中國國力上升,她也會害怕自身地位下降。

美國國力大不如前

美國如何感到中國國力上升的威脅?早在2000年,我已讀到有美國的極右政客主張要瓦解中國的軍事力量。在那時,美國的GDP以官方滙率計算,是中國的5.3倍,美國政客有人認為中國不堪一擊,應及早行動。不過,中國也幸運,出現了9.11事件,美國無暇他顧,讓中國多了7年積累國力。到了2008年,金融海嘯又重創美國,中國又再多獲7、8年的高速發展。2016年底特朗普當選總統,他做事瘋瘋癲癲,對美國破壞之大遠超於對中國的遏制,中美國力又再進一步拉近。2019年,用官方滙價計算,美國GDP是中國的1.5倍,但若把物價差別也考慮在內,用購買力平價計,美國GDP已低於中國,只是中國的8成,其他國力的指標,也出現近似情況,美國已失去了機會,你說美國政府會否恐慌?

第二個因素是美國境內出現經濟分配不均。在過去3、4年,世界上四分三人口收入急劇上升,但發達國家中大多數人民收入則停滯。這是全球經濟一體化的後果,中國、印度、巴西等人口眾多的人民,一樣造得出發達國家人民所懂得造的工業產品,所以窮國人民收入上升,但富國人民收入則停滯。不過,美國的資本家在全球一體化中獲利卻是甚豐。美國總體而言,也是得益者,只是利益集中到資本家手中。普通人民的收入停滯,得益主要是消費者可用較低價錢買到廉價消費品。此種形勢產生了微妙的對華政治力量,資本家本是中美貿易的得益者,但他們在華卻因種種限制未能「賺到盡」,所以也希望美國政府為他們爭取到更大利益。至於普通僱員,他們見不到薪金上升,很易被人引導以為是中國搶走了他們的飯碗。美國消費者可以低價買中國的便宜貨,是得益者,但消費者的利益分散,絕難形成一種有方向的政治力量。美國反華言論猖獗,原因正是沒有制衡的動力。排外反精英的民粹力量出現,事在必然。

補貼黑暴耗費上升

美國現屆政府對華不友善,乃社會反映,特朗普發動的貿易戰、科技戰、疫情甩鍋戰,雖不能說對中國毫無影響,但卻阻止不住中國的發展,對美國自己的傷害也大。例如在甩鍋戰中,美國所用的政治修辭雖然兇悍,但最近一個國際民意調查的結果卻顯示,在53個國家或地區中,50個國家的人民大都認為中國的抗疫做得比美國好,只有美國、台灣及南韓認為美國做得更好,顯然甩鍋工程並未能使美國討得好處,美國政府幹此無聊舉動,少了時間應付疫情,後果便是美國變成全球最失敗的疫情受害國。

地緣政治之爭是美國要開闢的重要戰場,這戰場的地理位置正是香港。去年黑暴背後有美方支持,已是路人皆見,抵賴不了。港區國安法一出,若是執行得有力的話,可能會連美國一些傳統的諜報工作也受到拖累,美國必會動員英國及一些西方國家反對。香港太小,我估計白宮中人以前對港美關係的現況根本不了解,誤以為撤銷獨立關稅區或撤資等工具會有效,但一坐下摸清情況後,卻發現這些工具根本無甚作用。至於衝擊聯繫滙率,更是對美國利益打擊甚大,美國尚不至如此愚蠢。剩下來美國在港區國安法出台後可以做甚麼?

觀乎美國領事近日放盤出售壽山村道價值近百億的宿舍一事,似乎在減少在港的資產,其原因若何,讀者可自行猜測。但煽動及支持香港的暴亂,只要不影響到美國在港金融界的利益,應仍是本小利大的行動。只是有了港區國安法後,犯罪成本增加,就算要搞暴亂,其金錢補貼也水漲船高,要耗費的資金也會上升。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雷鳴天下
 

分類: 1.宏觀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