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川
經由 在 2月 12, 2020
(|)
445 閱讀

(2020-2-13 稻穗)

根據國家衛健委資料,全國新增確診和疑似病例的趨勢圖有明顯見頂回落跡象:

重災區湖北以外資料,出現了五連降。資料顯示:2月8日0—24時,全國除湖北以外地區新增確診病例509例,連續第5日下降。而過去5日這一資料分別為:890例(3日)、731例(4日)、707例(5日)、696例(6日)、558例(7日)。

從邏輯上看,未來全國疫情趨向好轉的可能性相當大,因為疫情已經在武漢和湖北部分地區爆發,國家也把抗疫的主力放在湖北,在採取集中收治和隔離措施後,湖北地區出現大規模二次感染的機會並不大,風險反而在其他省市,主要是據媒體報導春節前有約500萬人離開武漢,如果不防備,這些人中的帶病毒者有可能在其他省市引發大規模感染,造成疫情在全國的擴散和反復。

不過從最近的資料看,這個全國擴散的風險已經越來越小,因為從1月23日武漢封城算起,到現在已經超過了兩個星期,時間已經超過了病毒的潛伏期,之前感染病毒者理論上應該已全部發病,也就是說傳染源已經全部暴露,傳染源已全部暴露和近期感染人數持續下降兩個因素結合起來,大致可以得出疫情沒有發展到無序傳播、各地採取的阻斷傳染途徑措施大體有效、未來疫情有望好轉的結論。

如果疫情在湖北和湖北以外都開始受控,那麼可以說,疫情擴散最危險的階段就基本過去了。

如果疫情逐步受控,下一步全國的重點將從過去的防控疫情為主,轉移到防控疫情和恢復經濟並重階段,要想辦法盡力減少疫情對經濟帶來的不利影響。

由於此次疫情嚴重打擊了旅遊、交通、餐飲、住宿、娛樂等行業,對其他行業大多也有程度不同的負面影響,一季度經濟減速基本已成定局。政府為支持經濟,有可能將從財政和貨幣政策兩個方向發力,力爭全年經濟保持大致穩定。

從財政政策角度看,政府政策可能主要集中在:

1.    對受影響較大行業進行減稅降費,減輕其成本壓力;
2.    對受影響較大的地方政府財政加大轉移支付力度,改善其財政狀況;
3.    擴大對公共醫療、衛生防疫,以及基建等的投資,補齊短板、拉動經濟。

從貨幣政策的角度看,政府政策可能主要集中在:

1.  放鬆銀根,緩解企業資金緊張的狀況;
2.  引導利息下降,減輕企業運營成本;
3.  延長受影響企業的貸款期,提高銀行對小微企業壞賬的容忍度,支持經濟;
4.  直接調降存款準備金率和利率,以及必要時由人民銀行收購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減低商業銀行面臨的壞賬風險。

政府採取支持經濟的措施後,疫情對經濟的負面衝擊將會減小,根據2003年SARS疫情的經驗,疫情對全年經濟的衝擊不大,當然由於目前中國經濟服務業占比較高、經濟受影響程度可能會較以前大,但預計此次疫情影響的時間較短,綜合考慮,對經濟的負面影響可控。在資本市場方面,基於資本市場總是在向前看的特點,由於未來疫情展望可能趨於好轉,股市的表現有望擺脫疫情的短暫衝擊,回到正常的軌道上。

不過,內地經濟雖然有望在政府政策的支持下出現較快的回穩,本港經濟的前景卻較為暗淡,除金融業外(因為本港股市大約有70%以上的公司業務來自於內地,與本地經濟關係不大,更多反映內地因素),本地的旅遊、零售、餐飲、住宿、商鋪、房地產等,預計都將受到較長期的負面影響,很難快速恢復。

參考SARS時期經驗,本港經濟從低迷中恢復的動力來源於內地開放自由行,自由行直接帶動了當時受打擊最嚴重的旅遊、零售、餐飲、住宿等行業,間接帶動了商鋪、房地產等,經濟活躍又帶來大量人流物流和資金流,造成了香港經濟的快速恢復。但以本港目前表現出的社會狀況,社會嚴重分裂,很多人政治立場先行、高度政治化、社會充斥反中與內地隔離的情緒,特區政府很難做出任何推動經濟的重大決策,中央政府也很難再像當年一樣推出類似自由行等支持香港的政策,所以本港經濟有較大可能將在社會分裂和內耗的情況下,主要依靠本地的經濟力量緩慢復蘇,由於香港是一個服務業為主的城市,必須依賴對外提供服務發展經濟,在現在這種廣泛試圖與內地隔離的情緒下,對外提供服務的空間將大為縮窄,香港經濟自然缺乏動力。

所以,香港經濟在有任何實質性好轉之前,恐怕將先進一步惡化,疫情導致的經濟放緩,和沒有方向、內耗不斷、缺乏決心的香港社會結合,大概率將導致經濟放緩加劇、企業破產和失業率快速上升,大量行業受到衝擊,不景氣逐步蔓延到全社會的狀況。

綜上所述,目前整體來看,疫情有望趨向好轉,股市有望擺脫疫情困擾,內地經濟將逐步恢復,但本港經濟卻可能加速下滑。

 

derrick ng
相信疫情來得快,亦會去得快。不過疫情令本港受黑暴的影響經濟更 差。相信政府要支援香港的各行各業。更要考慮香港長治久安的方法 。